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

同样描写贵族们的日常,为什么《小时代》比《红楼梦》更令人反感?

图片:《小时代 4:灵魂尽头》

为什么同样是描写奢侈华美的生活,《小时代》给人很装 X 的感觉,而《红楼梦》没有?

Oren,vx:Oren521一个有肌肉和故事的老司机

ag环亚集团 www.npjfj.cn 其实是写作心理和写作视角的问题。

曹雪芹写贵族生活是一种平视的视角,郭敬明写有钱人挥霍是一种仰视的视角,其背后体现的是作家潜意识里的拜金主义,和对有钱人生活的崇拜心理。

曹雪芹出生于贵族家庭,生下来就享受荣华富贵,我们所谓的“奢侈华美”不过是人家的茶米油盐和家常便饭,因此,他写《红楼梦》可以心平气和地点出那些“奢华”的场面,读起来很自然;郭敬明不同啊,郭本身就是一小镇青年,后来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爬上上流社会,要不是对物质金钱极度的渴望,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?可即使他现在身家过亿,也无法消除骨子里那种平民阶层意识——对金钱和权力的无限崇拜 。因此,他写《小时代》是以一种“贫下中农”的思维,来处理上流社会的故事,抬举的越高,越显得装逼。

——以上是写作视角和作者心理分析,下面就写作文本进行分析——

一、《红楼梦》描写的是贵族们怎样生活,《小时代》描写的是暴发户怎样炫富。

《红楼梦》是曹公呕心沥血之作,可谓“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寻?!?。书中“ 无一正笔,无一呆笔,无一复笔,无一闲笔 ”,这就决定了曹公绝不会为奢华而写“奢华”,它对“奢华”的描写都是服务于小说情节发展的。

《红楼梦》中各人具有各人身份、相貌、衣着、装扮、言谈和举止行动,其对人物衣食住行的描写,以及对贾府礼节、风俗、等级秩序、社会背景的交代都围绕着故事情节展开,具有烘托人物形象,塑造人物典型的作用,且处处设伏笔,做铺垫。去掉后会影响对小说情节和人物的理解。(《小时代》中很多浮夸的描写除了“浮夸”本身没有任何意义,去掉泛滥的形容词反而使故事更简洁。)

通过对贾府各色人物生活最细枝末节的刻画,读者可以直观地了解到每个人的生存状态。从细节中体会真实——似乎在那样一个时代,就应该有那样一批鲜活的人物,上演着悲欢离合的故事。

《红楼梦》中那些最精致的妆容服饰、有条不紊的家族规矩、琳琅满目的美酒佳肴,一切都自然流泻于曹公的笔尖,其背后是以贾府作为百年旺族具有的的权力财力、文化底蕴、大家风范做支撑的,有了这些,“奢侈华美”的描写才能成立,才不会被架空,才能收放自如。因此,《红楼梦》的“奢华”是一种对于生活品质的美学追求,绝不是《小时代》里“土豪们的肆意挥霍”。

二、清代点评家王希廉在《护花主人总评》中这样评价《红楼梦》:

一部书中,翰墨则诗词歌赋,制艺尺牍,爰书戏曲,以及对联匾额,酒令灯谜,说书笑话,无不精善;技艺则琴棋书画,医卜星相,及匠作构造,栽种花果,畜养禽鸟,针黹烹调,巨细无遗;人物则方正阴邪,贞淫顽善,节烈豪侠,刚强懦弱,及前代女将,外洋诗人,仙佛鬼怪,尼僧女道,倡伎优伶,黠奴豪仆,盗贼邪魔,醉汉无赖,色色皆有;事迹则繁华筵宴,奢纵宣淫,操守贪廉,宫闱仪制,庆吊盛衰,判狱靖寇,以及讽经设坛,贸易钻营,事事皆全;甚至寿终夭折,暴亡病故,丹戕药误,及自刎被杀,投河跳井,悬梁受逼,并吞金服毒,撞阶脱精等事,亦件件俱有??晌桨尥蛳?,囊括无遗,岂别部小说所能望见项背!

由这段点评来看,《红楼梦》被誉为“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”,一点不为过?!逗炻ッ巍酚泻芨叩难芯考壑?,不仅因为宝黛钗的爱情故事,更重要的是它对当时社会的文化形态、风俗规矩、等级秩序以及人们的着装仪表、生活状态、行为方式进行了多方面的刻画,还原了真实的封建社会,具有划时代的历史价值和研究意义。

好的作品能反应一个时代,这样的作品对写作者来说是一种挑战。这意味着作家要极其了解一个时代的普遍共性,同时能够在共性中彰显个体价值和差异性?!逗炻ッ巍纷龅搅苏庖坏恪韵?,曹雪芹要有多深的文学功底和文化底蕴才能创作出《红楼梦》?

《红楼梦》的平实,是以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化为根基的;《小时代》的浮夸,是缺乏文化底蕴,很多人设和情节缺乏生活原型,不通情理,不合逻辑,只为了吸引眼球,哗众取宠。

三、即使曹公饱读诗书,通古博今,如果他非贵族出身,不是在诗礼之家长大的公子哥,恐怕也写不出精彩绝伦的作品,就像贾母批评那些俗套的才子佳人小说(见第五十四回),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诌掉了下巴编出来的故事——“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!”

因此,《红楼梦》虽是小说,却是以作者的亲身经历为底本进行创作的,带有自传的成分。鲁迅用八个字高度评价《红楼梦》:正因写实,转成新鲜。是说红楼中的故事读来真实自然,总觉得实有此人,确有此事,大有此景。也因为此,不落窠臼,摆脱了旧小说的俗套,而给读者焕然一新之感。

关于写实,举两处例子说明:

1.第三十一回《撕扇子作千金一笑,因麒麟伏白首双星》中写大家在贾母房中聊起往事,提到有一次史湘云穿上了宝玉的袍子,站在椅子后边,贾母以为那是宝玉,哄得老太太直叫“宝玉,你过来,仔细那上头挂的灯穗子招下灰来迷了眼?!?/strong>

“灯穗子上的灰”,这个细节很生动,大家有没有体会。贾家是百年大族,有上百年的家业,贾府的宅邸应该也有一定年代了。老宅中的楼阁亭榭、桌椅茶柜等陈设应该也是半旧不新的,那么屋子上方的灯穗子有着陈年积下的灰尘是很正常的事情。若不是真的经历过类似场景,曾有长辈叮嘱过此话,很难想象曹公会在这样小的细节上作如此神来之笔。

再者,《红楼梦》中多处对贾府房间进行描写,多次用到“半旧的”这一形容词,有浓烈的怀旧味道,让贾府一下子具有寻常人家的烟火气息。描写中那种亲切熟稔的口吻,仿佛就是写的自己家的故事(你能想象顾里戴的 Parda 墨镜,用的 LV 包包是被唐宛如用旧了的么……)。

2.《红楼梦》中的青春女性,相貌姣好,但并非完美无缺。比如林黛玉体弱多病,薛宝钗体胖爱出汗,史湘云大舌头……这些女性?;岜灰恢制し舨∷?,你们知道是什么吗?

春藓。有两处情节作证:

第六十回《茉莉粉替去蔷薇硝,玫瑰露引出茯苓霜》中讲到,芳官得了蕊官所赠的蔷薇硝,被贾环索要,芳官因为是蕊官所赠之物,不肯给人,因此去奁中拿自己寻常用的,却又没有了,正犯愁之际,麝月说了一番话:

这会子且忙着问这个,不过是这屋里的人,必是短了,使了。你不管拿些什么给他们,他们那里看得出来!快打发他们去了,咱们好吃饭。

蔷薇硝有何作用呢?第五十九回《柳叶渚边嗔莺咤燕,绛芸轩里召将飞符》有这样一段:

一日清晓,宝钗春困已醒,搴帷下榻,微觉轻寒,及启户视之,见苑中土润苔青,原来是五更时落了几点微雨。于是唤起湘云等人来,一面梳洗,湘云因说两腮作痒,恐又犯了杏癍癣,因问宝钗要些蔷薇硝来。宝钗道:“前儿剩的都给了妹子?!币蛩担骸膀淞诵矶?,我正要和她要些,因今年竟无发痒,就忘了?!?/strong>因命莺儿去取些来……

从两处情节可以推知,大观园的女性,上至女神林黛玉、薛宝钗,下至丫鬟袭人麝月等,都曾经得过脸藓,这在人物创作上意味着什么?你能想象美女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藓斑么(口味太重,就不上图了)?而曹雪芹就要写的这么真实,就要让这些美丽的女孩子脸上有藓。显然,这是曹公生活中经常见到的一种现象。因为春天一到,大观园里百花盛开,再加上天气潮湿,皮肤敏感的人容易得春藓,而皮肤病容易传染,成为大观园里的“流行病”,非常符合实际情况。通过生活化的细节,我们感受到曹公严谨的写作态度——毕竟人无完人,小瑕疵不仅没有破坏书中女性的美丽形象,反而让人物更加真实可感。

而在《小时代》中,除了唐宛如这样一个被黑惯了的角色,其他人都千篇一律长着一张精致(郭的常用词,到底如何才叫“精致”?)的脸,这些人聚在一起,就是一张无须修饰的电影海报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群体的完美主义是不存在的。

小结:

《红楼梦》处处写实,其文本有广阔的社会背景和深厚的文化根基支撑,整部作品读起来流畅自然,虽然写的是贵族家庭生活,但并不让人觉得别扭。曹公就像一个平易近人的朋友,向读者讲述着他家里的故事。

郭敬明写《小时代》,更多时候是一个写手对新贵阶级的意淫,想要虚构一场上流社会的视听盛宴,却因为缺乏生活体验和文化底蕴,只能呈现出类似于“暴发户的炫富”,其段位就像是一群发了横财的煤老板进行撕逼大战,和普通人的差别仅仅是铜臭味更浓一些。

毫无气质,美感,风度,礼仪,更别提什么“奢侈华美的生活”了。

以上。

——来自最后的吐槽——

为什么要拿《红楼梦》和《小时代》作比较呢?四娘是乐了,可有木有考虑过曹公的感受(他知道一定会气晕过去)?这就好比让林黛玉去和刘姥姥比谁有气质??!刘姥姥是不怕臊,可林妹妹还不乐意呢??!

相关回答:

《红楼梦》中有什么可悲的细节? - 知乎《红楼梦》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? - 知乎《红楼梦》真的很棒吗? - 知乎

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

支持 iOS 和 Android
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