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

大误 · 妈:「我丈夫可能想你了」

图片:TimberNord / 知乎

TimberNord,a dude

ag环亚集团 www.npjfj.cn 全文架空,纯粹虚构。我没爸妈,爸妈没我。我爸终生丁克,我乃孢子繁殖

1.

妈:我丈夫可能想你了。

我:你指的是我爸爸吗?

妈:恩。

我:老妈下次拜托可以不可以换一个措辞,比如【你爸爸可能想你了】?

妈:好。

我:等一下,什么叫【可能】想我,我亲爸爸难道不是应该一直想我?

妈:因为他也许平时根本不想你。

我:难道你这个时候不应该说【你爸爸他只是不擅于表达】?

妈:我一把年纪了,不想再婉转了,太累。

我: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【你丈夫】哦对不起【我爸爸】想我了?

妈:他昨晚睡觉的时候,突然乌拉一声哭出来,眼泪水吧嗒吧嗒的。

我:你是不是翻身的时候压到他膀胱了?

妈:不是,他做噩梦了。

我:他和你说他梦到什么了吗?

妈:他梦见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野地里,孤独地立着一条瑟瑟发抖的狗。

我(笑) :梦境是性欲的投射。

妈:那狗长着你的脸。

我(严肃):你叫我爸接电话。

2.

爸:喂?

我:喂,爸。

爸:儿子你好。

我:父亲你好。

爸:饭吃了么?

我:刚吃好,你呢?

爸:吃好了,你呢?

我:吃好了,你呢?

爸(语气犹豫):吃好了。

(沉默五秒)

爸:……儿子你工作怎么样???

我:本月送餐标兵,老板红包五十刀。

爸(迟疑):哦,蛮好蛮好。身体怎么样???

我:体重稳定下降。

爸:哦这个是好事情,在去健身房吗?

我:饿的。

爸:......

我:老爸你有什么想和我聊的吗?最近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?like 情绪上最近有没有波动?你对那种...恩... 我们生活中常见的...恩.. 犬科类哺乳动物有没有什么新的有趣想法或者接触?

爸:我老婆和你说什么了吗?

我:老爸下次拜托可以不可以换一个措辞,比如【 你妈妈和你说什么了吗 ?】

爸:好。

我:您老别太担忧了,其实我没有那么惨,事实上我正在一个室温 20 度的地方穿着花裤衩和你打电话。

爸(扭头问我妈):我儿子什么时候跑去三亚了?

妈(含糊不清地抱怨):什么叫你儿子,他他妈也是我儿子。

我(扶额):你听我解释。这边的房子的地窖里呢,会藏着一个烧天然气的炉子。天寒时,炉子会咕咚咕咚的烧,然后暖气就会从通风口里吹出来,不一会儿就暖和了。如果房东不要脸,暖气开的不足,你只需要裹着被子抱着电脑,蹲在暖气口就可以了,一样的。

爸:哦,所以... 你现在蹲着吗?

我:恩。

(沉默十秒)

爸(叹气):你为什么就这么犟?

我(摊手):基因。

爸:放屁!

妈:怪我?

爸(对着我妈说):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混成这个样子?!

我:我们这一代的事情你当然不懂!

爸(激动):你爸爸也是从年轻人过来的,不是从娘胎里崩出来就是个六十岁的秃头男人!

我:等下,你头明明不秃啊

妈(低声):植发....

爸(气急):你们这代年轻人的抱怨,我当年一模一样经历过。儿子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告诉你,和我们那个年代经历的大风大浪相比,你们现在发的这些牢骚,简直就是毛毛雨,那种六楼张阿姨下午三点拿个洒水在阳台浇花,此时你从一楼单元门走出来时感觉到的那种,若有若无的,盘桓在头顶心上的潮湿感。你所需要做的,无非就是扬起脖子,朝着六楼的张阿姨大喊一声:哦呦帮帮忙类张阿姨!手势稍微轻一点好伐啦!一句话的工夫,问题解决了!张阿姨是不讲道理的人吗????!张阿姨要是不讲道理她能在广场舞上带着三十人打腰鼓?!

妈(一旁附和):张阿姨真当是还算讲道理的。

爸:你们青年人现在焦虑的东西,我看无非就是钞票二字!你告诉还能有什么?!你们是要面对鲜血淋漓的斗争呢,还有要经历骨肉分离的残酷?!要我看啊,你们这代人所有的问题,都可以通过找到一份好工作来解决。隔壁家小陈,读书的时候不声不响,内向么是内向了点哦,但是人家把时间都花在很 wholesome 的事情上面,毛笔字写写,数学奥林匹克搞搞,暑假的时候在穿个很紧的四角短裤在操场上练跳远。当时我们小区里的大人们对这个事情看法有分歧,有些同志提出了疑虑,说觉得这个小孩一个人在操场上跳远是不是脑子有毛病,结果呢,小孩子考上 985 了,天道酬勤啊朋友们!我问你,当时人家在操场上默默跳远的时候,你在干嘛?!

我: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记得我在干嘛...

爸:我告诉你在干嘛。你当时整日在街面晃悠,和小流氓打台球,去网吧打游戏,有事没事还去单位的停车棚去拔别人家自行车的气门芯!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,好端端的自行车放在那边你去把气门芯拔掉干嘛?!

我(笑):拔气门芯气流炸开的声音很酸爽,老爸你没拔过你体会不到。

爸:你自己看看你挑的这些专业,一个比一个作死。以前么是文科,现在么是艺术,哪样务虚你挑哪样。我跟你讲,正确的剧本应该是,你正儿八经的工作有一份,然后业余画个小画,编个故事,写个滑稽小短文,大家哈哈一笑,觉得我们家浪浪真有情趣,朋友圈给你个赞,夸一句老郭教出来的小孩就是不一样。

我:不可能的,我朋友圈把四十岁以上的亲戚都屏蔽了。

爸:I thank God for that.... 不是我说你,你画都是些什么东西,尽是些赤身裸体的西洋女子,你们画室的精神文明能不能抓一抓,难道就不能画个山水盆景,梅兰竹菊什么的。上次张阿姨要你画的送子观音,你顶了一句回去,把她气得要死,回回见到我都和我抱怨,说郭家门老三的儿子人是好的,就是讲话没分寸。

妈:到底说了句什么???

我:我问她介不介意观音不穿衣服。

妈(叹息):造孽啊,难怪张阿姨那几天腰鼓队没让我列前排,我现在突然觉得张阿姨也没这么讲道理了。

爸:所以啊,做人做事,和国家发展一样,要讲究一个 practical,不要被意识形态牵着走,还是要根据实际的现实体验来指导你,要事实就是。你看看你,三十一岁的人,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吃螺蛳粉,大半夜裹着被子,蹲在一个暖气片旁边和我们讲电话,这个事情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。你现在就是犯了路线上的错误,要悬崖勒马拨乱反正晓得伐!我跟你讲旁友,那个跳远男孩小陈,现在混出头了,正正经经大公司上班,西装领带,斯斯文文的,LinkedIn 上正儿八经有账户的那种,好像还带着一个小团队在搞什么...(停顿,转向我妈)老婆他现在在搞什么?

妈:前什么发,哦哦哦,前端开发。

爸(拍大腿):对,前端开发!一年下来算上年终奖钞票么牢牢。房子么买起来了,车子么也有了,小孩么也生了!

我:老爸你是不是漏掉了【婚么也结了】

妈(插话):小陈离婚了,好像是因为当年穿紧身短裤跳远落下的病根。

(三人沉默三十秒)

3.

我(叹息):父亲,我也不是没走过社畜的路,可是那种格子间里做螺丝钉的荒谬感,老爸你可以试着体会吗?!再说这年头上班和你们那个时候不一样的,如今是崇尚效率的成熟资本主义社会,每分每秒都要 accountable,那种老板上司整天盯着你要结果的 intensity 你想象一下!老头子醒醒!看报纸喝茶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!

爸:你要累了你就去拉屎?。。?!资本家不至于让你憋着!

妈(开始算):一天拉五次,每次十分钟,算算也就将近一个小时了,带薪拉屎,多拉多赚。

我:我要脸,两次最多了。

妈(欣慰):I'm proud of you

我:总之二位想象一下,那种产业工人搬的机械生活。早上醒来,洗澡,地铁,打卡,敲键盘,做 PPT,画图纸,搞 excel,下班,地铁,回到瘫坐在沙发上,打开 netflix,然后在口水剧的背景音下沉沉睡去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持续出卖那点可怜的劳动力,竭尽全力的支付房租或者房贷,然后靠消费主义来麻痹一下日渐刺痛的虚无感,直到秃头谢顶,直到身材走样,直到话语无趣,直到面目可憎。老爸老妈,你们以为小陈是因为跳远才阳痿的吗?!根本不是!社畜的日子他妈谁过谁阳痿!人活一世,能跑能跳思维活络也就那么几十年,难道就不能搞点好玩有趣的事情,难道就不能追寻点意义吗?

爸(激动):啊呸!这意义为什么要让你们来定义?不要以为读了点西洋的书就自以为能参透社会了。我问你,家人间的羁绊算不算意义?亲子间的天伦算不算意义?职业上的进取算不算意义?你们这些自由主义左派就是容易想太多,可不可以不要在脑袋里虚构出永远不可能被满足的需求,这只能让你失望,难受,只能让你一头扎进死胡同对着墙壁将脑袋磕得头破血流....

妈(低声):我丈夫严肃讲话的时候喜欢排比。

我(痛苦捂脸,低声哀求):拜托,别用【我丈夫了】,用【你爸爸】。

妈(鬼脸):哦

爸(更加激动):我就搞不懂了,你们这代年轻人,一边要竭力对抗资本主义,一边却对婚育持有疑虑??墒乔浊榈闹С置髅魇嵌钥棺时局饕逡旎闹匾绞?。那种长期陪伴的亲密感,那种这个世界上有人无条件的爱着我的确凿感,那种为了一个新生命而甘愿付出所有的利他感,都是真切的支撑人活下去的力量不是吗?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,安于甚至乐于,在平凡的世俗中度过一生。上班下班,买菜做饭,柴米油盐,怀孕生子,养育儿女,日复一日地浸润在千万次温柔的微小细节当中,并不会过多的抱怨,也并不会在那边要死要活的喊什么【异化】,【虚无】,【无意义】。你现在选择扔掉了药方,个么只能彻底拥抱病症,求仁得仁,自己选的。所以儿子,请不要再给我讲什么机械,疲累,重复,你也不要给我抱怨什么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,老子马哲比你熟。

妈(笑):你爸爸七十年代的时候还在墙上刷过老马的像呢,不过那个胡子真难画,洋人就是这点不好,不清爽。

我(冷笑):亲情对抗资本主义?跳远 Boy 的前妻对您的论点表示实名反对。老郭同志,形势正在起变化,你们那个年代组织介绍然后厮守一生的玩法已经不存在了,现如今连组织都没了,您看您党费都没地方交了。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亲情的契约瓦解起来,比最原生的资本主义都要冷酷无情,惨痛的例子本小区历历可数,资不赘述,所以还请理解年轻人对高昂试错成本的担忧吧。

妈(叹息):哎,阳...身体不好对夫妻关系确实还是有很大影响的,小陈可惜了。

爸:我就不明白了,当年我们那一代,拿着粮票排了一个童年的队,青年时代豁出老命也要击破指令经济的缚茧。现在你们市场经济下长大的一代,有吃有穿有学上,居然开始仇视资本主义了,是不是每一代人都得反对点什么?不树个靶子出来心理上的躁动无处安放?你知不知道当我小时候全国人民衣服的颜色不超过五种???!五种颜色啊旁友!那天在单元楼撞见老张家女儿,蹦蹦跳跳很活泼的一个小姑娘,今年南加利福尼亚留学回来,那个纹身我勒个妈,感觉牛顿端了个棱镜蹲在她手臂上,晃得我环保袋差点甩出去,太平盛世啊旁友,能不能试着 appreciate 一下?儿子你知道我现在淘宝上买件保暖内衣有多少颜色可以选吗????眼他妈都看花了?。。?!没有资本主义就没有我郭老汉五颜六色的保暖内衣?。。?!

妈(咳嗽):不是资本主义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注意措辞。

爸:菜包子青团子, tomato potato.

我(笑):老爸你真反动!

爸:孽畜住口!

4.

我(试探):假设说,假设说啊,我扔掉画笔,套上西装,回那建筑设计院继续当社畜,以我羸弱之身躯为烧得火热的资本主义内燃机再添一把煤,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决定?

爸:切,我要是老板我绝对不雇你。

我:为什么?

爸:小时候拔过气门芯的,长大了之后都不会是什么好货色。

我:是,基因不好。

爸:放屁!

妈:怪我?

(沉默五秒)

爸:都走到这一步了,试试看吧,万一有人瞎了眼喜欢你的东西也不一定,反正你也还年轻,也就区区三十一岁。老夫估计你五年之后开始秃头,你要植发的话老爸给你推荐美容院,亲属八折。

我:我谢谢你全家。

妈:你送餐的时候小心点,慢慢走,不用太急,晚到一分两分客人饿不死的。

我:恩,在我手上客人从来没饿死过,放心。

爸(大嚷):册那,我活到六十岁,臭小子从来没烧过一顿饭给我吃。现在跑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国家满大街给别家的阿猫阿狗送餐,老子心里真是不平衡。

我(笑):这难道不是资本主义运行的基本方式么?I thought you were a big fan of it.

爸(叹气):张阿姨那个观音,你还是给她画了吧,两边都让一步,其他你要露哪里我不管,关键部分你给菩萨遮一下。

我:好。哦对了爸,听说你梦见了一条冻得瑟瑟发抖的野狗。

爸 (慌):我一憋尿就瞎做梦。

我(笑):然后你哭得跟傻逼似的?

爸(语塞):.....

我:你要不趁这个机会,告诉你为什么哭成那样,听我妈说床单都哭湿了。

爸(继续语塞):....

我:说吧,别害臊。

爸:因为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。

(完 )

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

支持 iOS 和 Android
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
阅读更多 中国知网为什么不能完全免费开放给公众? ag环亚集团